白色污染对于人类健康的危害可谓是臭名昭著,我国自2008年发布“限塑令”后,医院首当其冲不能提供塑料袋,2020年新冠疫情之后,国家又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这次《意见》十分明确,到2020年底,各个省市建成区的商场、超市等场所以及餐饮打包外卖服务等,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禁塑之路无疑是伟大的,但执行起来也是任重而道远。

以三甲医院为例,根据2018年数据,平均一年门急诊量约为400余万人次,如果医院不限塑,以1名患者发放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2克的最低标准来算,一年一个三甲医院将产生重达8吨的塑料垃圾,而这还不包括医院每天所产生的大量医疗垃圾和生活垃圾。

一边是环保意识一边是便民导向,医院不断面临“是否该为患者提供装药袋子”的尴尬境地。“医院为什么不能提供袋子装药呢?有偿使用我也可以接受……”近日,杭州市民靳先生在一家省级三甲医院取药时,拿着大大小小共4盒药犯了难:小瓶药可以塞在随身小包中,但大盒药只能用手捧着,这让骑车前来就医的他颇觉不便。以牺牲环保换来的便民令人叹息,而牺牲便民换来的环保更是令群众为难。如何做到有效便民与环保两不误?环保和便民真的不能兼得吗?

作为中国最大、临床医学ESI全球排名达到1.87‰的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停止向患者提供塑料袋后,一直在思考如何将环保与便民更好的结合起来。郑大附属第一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自古以来,疾病都与环境污染息息相关,而此次新冠疫情让人们认识的更加深刻。白色污染每年都让更多人因此而患病,医院就诊人数增加,同时,考虑到医院每天所产生的大量医疗垃圾和生活垃圾,我们也一直在积极想办法找到更好的替代塑料袋的环保产品,想找到环保与便民的一个平衡点。”

为此,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千挑万选,决定引进绿葆水溶环保自助取袋机,“随着限塑令的出台,我们医院想真正实现‘白色污染’减量化,作为中国“百强医院”,我们想以身作则,做出表率。”据了解,绿葆水溶环保袋自助取袋机,只需现场手机扫码,数秒内即可免费取环保袋,绿葆自助机提供的是一款全溶解零污染的袋子,不仅具有水溶性的特点,而且无论在自然环境下或者在水中,都可以完全生物降解为水与二氧化碳,且无毒无害,不会影响植物生长,即便流入海洋,生物误食也不影响消化。很多患者用环保袋装药时连连称赞,都说这是真正的环保黑科技,夸赞医院环保,做的很认真。

据了解,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拥有九十多年的历史,近一个世纪以来,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代又一代人,秉承着“厚德、博学、精业、创新”的院训,执著追求,努力拼搏,为人民群众的健康保健做出了不懈努力,成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形成规模的集教学、科研、医疗、预防、保健、康复为一体,具有较强救治能力和国际交流能力及较高科研水平的现代化综合性医院之一。而其对国家环保政策的支持,在“便民”与“环保”之间选择共存,彰显了一个医院的气量与格局,成为医院环保便民的标杆医院。

环保禁塑路上,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并没有孤军奋战,令人欣慰的是,目前该机器已进驻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总院、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等全国近二百家三甲医院。绿葆环保袋自助取袋机,已经在全国遍地开花。

绿葆相关负责人表示,让环保与健康伴随人类的一生,是绿葆集团坚守的企业使命,绿葆水溶环保取袋机进驻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医院环保便民的新起点,也象征着绿葆环保事业又往前迈了一大步。中国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2020年,绿葆将计划进驻全国600家医院,通过有效利用实业升级的新商业模式,带动水溶环保材料的普及,推动水溶系列产品的产业化应用,在为患者提供便利的同时,为垃圾分类的减量化和无害化做出表率。

绿葆创始人CEO余子波在绿葆新商业峰会上演讲